中心动态
中心新闻

思维·意识·洞见:超现实主义与文本分析——外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人文学博士生沙龙(第27期)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2018-04-16 17:25
         2018年4月11日下午3点在四教416,外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举行了第27期博士生沙龙,主题为“思维·意识·洞见:超现实主义与文本分析”。本次沙龙特别邀请专家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云山学者岗位资深教授徐真华先生担任指导专家。中心研究员张向荣教授主持,中心2107级博士生陈锦英、西语学院2017级博士生沈绍芸分别做主题发言。中心博士生、博士后等数十人参加。 
        沙龙第一个环节,由沈绍芸博士生和陈锦英博士生分别从理论和实践视角阐释超现实主义。沈绍芸博士生介绍超现实主义审美产生的源头:战争冲击、精神病理学、非理性哲学的影响。她分析超现实主义的审美流变:草创时期、激情时期、反叛时期、反思时期;从“自动写作、集体文字游戏、黑色幽默”分析布勒东的审美实践。得出结论:超现实主义在梦境与无意识中开拓了新的创作领域,用自动写作等手法探寻主体。其写作摆脱了道德、理性和逻辑约束,达到自由写作境地,这为后世西方艺术流派开启了新的起点。然而,超现实主义也有消极一面,其组织形式精美、封闭、排外,其实践往往成为另一种手段和形式的“囚徒”。
沈绍芸博士生发言
        陈锦英博士生介绍超现实主义创始人安德烈·布勒东的超现实主义文学作品《娜嘉》,该作品写于1928年。这部作品体现了超现实主义的三个超越:反叛传统文学,《娜嘉》对传统文学的反叛体现在其开放的文本构建、别开生面的体裁及独特的文本形式;反叛传统审美,作者对娜嘉形象的塑造体现在“自由即美,真实即美,神奇即美”,娜嘉身上的坦诚、奇特、不被束缚、病态等元素都成为超现实主义审美的象征;反叛理性,布勒东在作品中表明“疯子”的娜嘉其实诚实、天真无邪,想象力丰富、创造力无限,娜嘉身上有真正的自我和自由,体现为超现实主义的精神实质和未来追求。并得出结论:超现实主义给人类指明了寻找真实自我的道路、通过“反叛”来解放人类思想、改造世界、改变生活。
 
陈锦英博士生发言
        沙龙第二个环节,徐真华教授针对发言者的阐释及超现实主义进行主旨发言。他说,从《娜嘉》追溯超现实主义对美学的追求和理想,作者认为娜嘉这是一个真人世界,她有感情,她用绘画表达自我,如果只用世俗的眼光就会扼杀她的存在。通过娜嘉,我们可以看到人的本我,几百年来构建的文学体系在超现实主义面前崩塌了。超现实主义否定既定现实、既有思想,这对现实造成冲击。超现实主义推翻了人们对经典的崇拜、推动思想解放,他将人的思维指向了远方。尽管如此,超现实主义却没有变成反动的消极力量,反而使社会艺术繁荣,推动了思想发展,在文学、艺术、思想方面均有建树。但是,其摧毁一切的说法从客观上讲,也助长了虚无主义。徐教授结合超现实主义与后现代主义的联系,通过对比后现代主义与现代主义,阐释了超现实主义的影响。任何一个社会都需要某种思想来支撑,我们要理性看待发展。在物质至上的社会,更需要人文思想的熏陶。
徐真华教授进行主旨发言
        沙龙交流环节,大家针对超现实主义及其思想影响进行了热烈讨论,会场气氛热烈。
        主持人认为徐教授的发言很有启发,徐教授从六个方面解释了超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给了社会多角度思考问题的可能性,而且超现实主义具有可塑性,是新文艺理论产生的直接动力。王博士生认为这次沙龙对他印象中的超现实主义温故知新,又有新的收获;陈博士生认为超现实主义就是诗意,要充分吸取超现实主义的积极精神,敢于创新。
主持人张向荣教授进行发言总结
        沈绍芸博士生、陈锦英博士生还与大家分享了超现实主义语言游戏。她们发给大家每人四张小纸条(两粉、两绿),大家分别在不同颜色的纸条上写下名词和形容词。随机抽取后,分别得到不同句子,如:“梦是什么?是可爱的书。植物是什么?是可爱的春天。
学习是什么?是忧郁的iPad”等等虽然可笑但充满后现代喜感的句意。
沙龙现场气氛热烈
         最后,主持人对本次沙龙进行总结,本次沙龙在热烈的气氛中落下帷幕。
        人文学沙龙作为中心常态化的学术成果交流和展示平台,每月将定期举办。
 
         什么是超现实主义? 超现实主义是产生于法国的文学、艺术流派,它脱胎于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的主要特征是以“超现实”、“超理智”的梦境、幻觉等作为艺术创作的源泉,认为超越现实的“无意识”、“下意识”才是摆脱束缚、最真实地呈现客观事实的最好方式,也常被称为超现实主义运动。超现实主义对文学、艺术影响深远,1920年至1930年间盛行于欧洲的文化、艺术界。
 
上一篇:刘波教授专访:“在波德莱尔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下一篇:中心柴冬冬博士后获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