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人文学术系列讲座”第二十三讲聚焦跨文化视阈中的世界文学

作者:外文中心        时间:2018-11-12

2018年11月4日9时,中心“人文学术系列讲座”第二十三讲在六教B108举行。应中心邀请,浙江大学“文科领军学者”、我校“云山讲座教授”周启超教授,俄罗斯人文大学教授和俄罗斯高尔基文学院教授、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叶萨乌洛夫教授(Иван Андреевич Есаулов),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梁坤教授共同出席此次讲座,围绕“跨文化视域中的世界文学”这一主题,分别进行了三场精彩的发言。此次讲座活动由中心主任张进教授主持,西语学院萧净宇教授担任中俄翻译工作,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彼得·斯坦纳教授(Peter Steiner),中文学院何光顺教授以及中心张向荣教授、雷晓敏教授等学者和博士生近50人参加。

主题发言(一):理论构建与文本解读的互动共生

周启超教授作为第一位发言嘉宾首先就“理论构建与文本解读的互动共生”进行了精彩演讲。周教授针对当前世界文学研究中普遍存在的理论与文本之间的龃龉问题指出,当前这一问题的核心在于“主义”太多、“问题”意识不够。周教授通过逻辑与历史的双重考察,提出了“诗学”、“阐释学”、“现象学”、“社会学”四种理论建构的主要范式,并将之与“解译”“解析”“解说”三种进入文学文本的主要路径对接阐发,清晰扼要地阐述了理论建构与文本解读之间互动共生的机制。周教授指出,“四种范式”和“三种路径”之间互动共生机制的有效运作,需要根植于对“两个文本”即文学理论文本和文学作品文本的沉潜阅读,这是理论史的主线,也是对世界文学研究者的基本要求。

基于此,周启超教授以果戈里著名的短篇小说《鼻子》为例,综合运用“四种范式”和“三种路径”,从鼻子作为“能指/所指”的生理、交际、存在诸层面的内涵,进行多维立体的“解译/解析/解说”,令人信服地将理论视角、理论范畴与文本解读深入结合,深入浅出地论证了《鼻子》作为世界文学经典之永恒魅力所在。

周启超教授在讲演中

主题发言(二):重新解读俄罗斯文学经典

叶萨乌洛夫教授的主题发言主要从一种跨文化的宗教视域,来展开关于俄罗斯文学经典与俄罗斯文化的“聚和性”问题。他首先从巴赫金关于人文研究对象与方法的“非客体化”和人文属性入手,指出东正教作为决定俄罗斯文化“长远时间”的深层机制,它是具体的、人文的,东正教对复活节作为“战胜死亡”之象征的重视,不同于基督教对圣诞节作为“改变世界”之象征的重视,它与俄罗斯文化独特的“聚和性”具有始源关联。这种具有深厚宗教情结的“聚和性”构成了俄罗斯文学经典的重要底色,成为其中的文化无意识,这是解读俄罗斯文学要深入考量的。

基于这种定位,叶萨乌洛夫教授结合多部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俄罗斯经典文学作品的分析,就超越个人目标的道德理想高度、超越世俗现实性的精神追求、罪恶审判与个体罪恶感、复调对话与聚和性、个体与整体、小人物遭遇等俄罗斯文学的内在问题进行了深入地解读。

叶萨乌洛夫教授在讲演中

主题发言(三):俄蒙树木崇拜的精神底色

梁坤教授的主题发言从一种东西方跨文化比较的宏观视域,来与叶萨乌洛夫关于文学宗教性的问题进行对话和呼应。梁教授从蒙古史诗《江格尔》在亚欧大陆尤其是俄蒙地区的流传线路图出发,对蒙古作为森林民族的历史源头、森林与民族特性的亲缘性、蒙古对俄罗斯的历史地层和文化心理的深刻影响等方面,来提出俄蒙树木崇拜的整体问题。梁教授紧接着提出并深入阐述了以“万物有灵”为基础的多神萨满教“世界树”宇宙观对俄罗斯的影响,认为俄罗斯文学与山林树木崇拜有着天然的联系,历史上的森林书写构成了俄罗斯文学中的“森林史诗”。

紧接着,梁教授通过大量的田野调查和细致的文本分析,既综合运用了文学、人类学、宗教学、历史地理学等多学科视角,又充分结合“草原丝绸之路”等跨文化视野,对原始宗教文化中的树木崇拜及其与俄蒙文学中宗教性的精神底色进行了深入地关联分析。

梁坤教授在讲演中

在交流互动环节,彼得·斯坦纳教授、萧净宇教授、戎琦博士等与叶萨乌洛夫教授就巴赫金关于“长远时间”和文化“外位性”论述、苏联文学中的宗教精神与集体主义思想等问题进行了深入地对话,现场思想碰撞,气氛热烈。张进教授最后对本次讲座进行了总结,高度评价了三位专家的精彩演讲和本次讲座所取得的良好效果。此次讲座活动共持续进行了近4个小时。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外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北2号
电话:020-36209501020-36209501(外线)/ 1775(内线)  邮编:510420